Part11-15 烦恼

第11节

    镇上没有通往三名山的直达车,三个孩子起个大早,先坐车到了市区,然后再坐了两个小时车到了三名山风景区。

    远远的,朱朝阳指着检票口一个矮墩墩的胖妇女,介绍道:这是我妈妈,你们先等下,我先过去跟我妈说几句。

    他跑到妈妈周春红边上。

    咦,你怎么来了?

    我带两个同学过来玩。他指着远处的丁浩和普普,一个是我小学同学,后来转去杭州读书了,这几天来玩,还有个是她妹妹。对了,妈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五千块钱,偷偷塞给她,昨天爸爸叫我过去,给了我五千块,你收好。

    朱永平这次怎么良心发现,给你这么多?周春红把钱塞进口袋。

    朱朝阳微微低下头:昨天过去时,另外几个一起打牌的叔叔让他多给我点的。不过,昨天被他老婆和女儿撞到了。

    周春红关切问:她们怎么说?

    没怎么说,他女儿不认识我,还问我是谁,爸爸他说我是方建平叔叔的侄子。他声音很小。

    周春红看着儿子的模样,眼眶不禁发红,强自忍住,冷声哼道:朱永平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做爹做到这种份上,还不如去死呢!

    朱朝阳抿了抿嘴,没说什么。周春红岔开话题,拉了拉儿子衣服:衣裳很脏了,自己没洗吧,本来我明天休息的,昨天李阿姨她爸生病住院了,我跟王阿姨要留下来顶班,这几天回不去了,你今天自己回家把衣服洗掉,知道吗?

    知道了,我会洗的,嗯,那我带同学上山去玩了。

    去玩吧,你们回去后,你请同学到外面吃,别人过来玩,你要招待好一些,不要让人觉得你小气,你有钱吗?

    我还有几百块,够用了。妈,你这几天不回家的话,我留我同学在家住几天,一起玩玩,好吗?

    嗯,你们随便玩吧。周春红对儿子平日里没多少约束,她一向对儿子很放心,而且儿子特别争气,从小学开始功课就不需要她管,成绩一直数一数二,这是她的骄傲。

    朱朝阳朝两个小伙伴招招手,两人过来很礼貌地叫了阿姨好,跟周春红一起上班的王阿姨偷偷说普普这小女孩长得真漂亮,像瓷娃娃一样,给朝阳当媳妇挺好,周春红笑着拍了她一下。同时,这话也被普普听到了,她歪嘴笑了一下,做了个鬼脸,没说什么。

    三个小孩一起爬山玩耍,很快忘记了各自的烦恼。今天是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三,不是节假日,又在旅游淡季,山上没几个游客。三人打闹着一路走上去,很快就到了半山腰平台边缘的一个凉亭里休息。

    要是每天能这样一起玩就好了呀!丁浩感慨一句,伸直了身体,朝向凉亭外侧的空旷天空。

    普普望着山下一大片的风景,也不由开心地笑起来:朝阳哥哥,你看这里风景怎么样?

    很好啊。

    我想在这里拍几张照片。

    没问题,你先站着,我试几张看看。

    普普马上认真地站直身,两个剪刀手伸到脑袋上,笑得很灿烂。

    真像个兔子,哈哈。朱朝阳摆弄着相机,丁浩在他后面看他的操作。

    拍了几张后,朱朝阳点开照片看效果,背景很漂亮,普普也很可爰,三人都说好。随后又换角度拍。

    这次相机对着的方向是平台前方,此刻平台上只有一个年轻男人和一对五六十岁的老夫妻,朱朝阳连拍了几张,打开看时,效果很好。

    怎么样?

    普普连连点头:拍得很漂亮!我好喜欢。

    耗子,你也拍几张吧?

    我就不用了吧,我对拍照没兴趣。

    嗯那我给你们拍录像吧。

    相机还能拍录像?普普很好奇。

    是啊,还能录音,快,我已经开始了,你们两个对镜头说几句话呗。

    说什么呢?普普道。

    哈哈,看我的,丁浩开始装模作样,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大家收看到的节目是新闻联插,由著名主持人丁浩先生为大家主持,首先我们看一条今天的热点新闻,三名天才少年在三名山游玩,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朱朝阳笑着问。

    普普道:丁主持,后面呢?没啦?

    然后然后丁浩害羞地挠着头,编不出后续的话。

    可就在这时,突然,两声撕心裂肺的啊同时传了过来,把三人都吓了一跳。三人同时朝平台方向看去,此刻平台上只剩下刚刚那个年轻男人,那对老夫妻已经不见了。

    几秒钟后,山下传来了几声嘭嘭闷响,那个男人趴在城墙边,向下大叫几声:爸!妈!爸!妈!转身冲到平台后面的几间小卖铺前,大吼着,快救人,我爸妈掉下去了,快来人帮忙啊!

    朱朝阳连忙收好相机,三个人一齐跑了过去。

    第12节

    顷刻间,附近的人们都跑了过来,景区管理人员边打着电话,一边赶紧下山救人。三个孩子也像其他人一样,趴在城墙上向下张望着。

    这么高!人影都没看到,还能活吗?丁浩倒抽了一口凉气。

    肯定死了。朱朝阳把身体略略缩回来,这高度往下俯视,人本能会产生种恐惧感。

    普普摸着城墙,道:奇怪,这么宽的城墙,怎么会掉下去?

    这里的城墙有半米多宽,人坐在上面是很稳当的,所以经常会有游客坐在城墙上拍照。当然,旁边有块景区设置的提示牌注意安全,不过之前从来没人坐城墙上掉下山。

    丁浩道:可能是朝外侧坐着的吧,想爬回来时,一不小心滑下去了。

    普普摇头道:怎么可能?谁敢朝外坐着呀,而且还是老年人。

    朱朝阳想着可能的解释:大概其中一个老年人突发什么病,向后昏倒了,顺势把另一个也带下去了,嗯反正命不好呗。

    这时,他们远远看到山下已经有几个景区的工作人员走进下方树丛里找人了,丁浩连忙招呼两人:走,我们也下去看看。

    普普撇撇嘴:这有什么好看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