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节(2)

 哈哈!其他几个打牌的朋友哄堂大笑。

    杨根长忍不住嚷道:太有才了,实在太有才了,阿拉宁市的朱有才啊!

    喂喂,你们别笑,方建平一本正经地说,有才哥说的没错啊,朝阳叫我叔叔,当然是我侄子了。

    女人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也掠过一抹冷笑。

    杨根长笑嘻嘻地看着小女孩,道:朱晶晶,听说你这次期末考试不及格啊?

    小女孩害羞地躲到朱永平身后,拉着她爸的手臂撒娇:不是的,不是的,我粗心没考好的

    杨根长指着朱朝阳,道:你要跟哥哥学习啊,他是他们学校第一呢。

    女人脸上浮过一抹不悦,但稍纵即逝,拉过女儿,也附和着说:对呀,你要好好学习,要考得比这位哥哥还要好,知道吗?她把还要好这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知道了,知道了啦!小女孩一脸不高兴。

    方建平又道:瞧我侄子,衣服都洗得雪白了,有才哥,帮我带侄子去买几套衣服没问题吧。待会儿花了多少钱,回来跟我算账好了。

    他朝朱朝阳眨了下眼睛,朱朝阳茫然无措地坐着。

    这个朱永平很是尴尬。

    去吧,你位子阿杰替上,杨根长说,建平侄子衣服这么旧了,多买几件是应该的。你说呢,阿嫂?他瞧向朱永平老婆。

    女人不好在丈夫朋友面前驳了面子,只好道:嗯,正好我们也准备去买衣服,永平,你就带上朝阳一起去吧。晶晶,我们先去车上,等下爸爸带我们去买衣服。

    小女孩开心道:好呀,我要去金光百货!

    女人又扫了朱朝阳一眼,笑了笑,拉着女儿先出去了。

    等她们出去后,朱永平在一帮人怂恿下,只好道:儿子,爸爸带你买衣服去。

    哦,朱朝阳站起来,想了想,又摇头,爸,我不去了,我想早点回家。

    其他几位老板连声给他鼓励:都说去了,怎么能不去?不差这么点时间,你爸等下会开车送你回家的,去吧!

    朱朝阳只好缓缓点点头。

    朱永平带着儿子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低头悄悄嘱托:你妹妹一直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现在她太小,告诉她你爸离过婚,对她心理影响不好,嗯所以我说你是方叔叔的侄子,等她大了我再告诉她。等下你你你暂时叫我叔叔,好吗?

    嗯。朱朝阳低着头,小声应了句。

    朱永平收了赌桌上的钱,点了下,摸出其中五千,交给儿子,道:钱藏口袋里,不要拿出来,等下不要告诉你阿姨我给你钱了。

    知道了。

    朱永平歉意地拍拍儿子肩膀,抿抿嘴,转头对朋友们打了下招呼。为了显得神态自若,他又拿起桌上的相机,摆弄一下,道:这相机岁数是有点大了,难怪拍不出,该扔掉了。

    朱朝阳突然记起普普要拍照片,连忙道:爸,你这个相机真不要了?

    嗯,是啊,这个没用了。

    哦,那能不能给我?

    你要相机?我下次买个新的给你。

    朱朝阳一点都不奢望爸爸真会买相机给他:嗯,如果不要的话,给我吧,我有时候拍下玩玩。

    朱永平点头爽快答应:好吧,反正你还读书,用不到专业相机,你想要就拿去玩吧。我拿个盒子给你装下。

    从坐上这辆宝马越野车开始,朱朝阳一直忐忑不安。

    他坐在副驾驶座上,几乎都低垂着头,一语不发,偶尔几次抬头,看到车内反光镜上,女人也正朝他看,脸上带着些许笑意,他又连忙把头低下。身旁三个人的欢声笑语仿佛是另一个时空的,他完全是多余的。

    很快到了市里最好的商场金光百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朱永平和朱朝阳走在一起,女人带着女儿却跟在后面,没跟上来,母女俩似乎在窃窃私语。

    朱朝阳走到一家运动品牌店前,停下脚步。

    朱永平看着儿子,道:你想买运动服?

    我我想看看运动鞋。

    现在中学生很早就有了攀比意识,穿名牌运动鞋很流行。不过朱朝阳从没穿过,他一直穿普通的胶鞋。

    他看中了一款学校里很多同学讨论的鞋子,忍不住兴奋道:爸

    他突然醒悟,同时也发现朱永平咳嗽一声,朝他眨了下眼睛,连忙改口:叔叔,我想看看这个鞋子。

    服务员马上热情地问了脚码,拿出鞋子让他试。朱永平在旁边等着,他刚试到一半,小女孩在店外喊起来:爸爸,快过来,我要买那个衣服!

    等下,等朝阳哥哥试好鞋子。

    不,我不要,我要你马上过来!我要你马上来!小女孩带着哭腔撒起娇来。

    哎,真麻烦,好好好,我马上来。

    朱朝阳抬起头,看到女人站在女儿身辺,正在跟女儿悄悄说着话,脸上有一抹胜利者的微笑,他连忙把头低下。

    爸,你快过来,快过来!小女孩拖长音调撒娇着。

    好好,来了。试好了吗?朱永平看着儿子试鞋,着急问,大小合适吗?

    嗯,刚刚好。

    嗯,那就不用试了,我看这双挺好的,就买它了。小姐,多少钱?他急着掏了钱。

    朱朝阳站起身,看着爸爸因小女孩撒个娇就变得急迫的神色,抿了抿嘴,

    随后道:我鞋子买了,衣服裤子下次买吧,我先回家去了。

    嗯等下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好。

    这样子那好吧。朱永平也希望早些结束今天的尴尬。

    朱朝阳站起身,拎着打包起来的旧鞋子,拿着装在盒子里的旧相机,默默地朝商场门口走。朱永平则到了妻子女儿前,解释说朱朝阳有事先走了,我们继续逛之类的话。

    朱朝阳快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眼,女人正脸带笑意瞅着他,小女孩则很生气的样子瞪着他,接着又做出一个鬼脸,朝他呸呸呸。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