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节

沿区政府往东五公里有片工业园区,坐落着诸多规模不一的渔业冷冻厂。园区西面有家规模中等的厂子,叫永平水产,此刻,办公室里烟雾缭绕,桌上放着的都是软中华,朱永平正在跟五六个旁边工厂的老板打牌。

    这一把开牌后,朱永平看了一圈,大叫一声:通吃!笑着将台面上的三四千块现金全部拢进手里。

    永平今天手气好得不得了,连庄不知多少把了?一个叫杨根长的老板说。

    前天输得多啊,今天总要赢回来的!朱永平笑呵呵地切起牌来。

    钱赢这么多,给点你儿子啊。另一位叫方建平的老板道。

    我给的啊。

    给个空气啊!方建平摇头冷笑,昨天我带我家丽娜去新华书店,碰到你儿子坐地上看书,我问他怎么在这里看书,他说天气太热,新华书店有空调。你瞧瞧,爹做大老板,儿子弄得跟个讨饭的一样,要跑新华书店蹭空调。

    朱永平脸微微发红,强自道:钱我也给的啊,朝阳跟他妈都比较省,不舍得花。

    方建平拿起发好的牌,一边摆弄一边继续说:肯定是你给的少。丽娜跟你儿子是同桌,她说你儿子衣服很少换,穿来穿去就那么几套,你这做爹的,自己穿几千上万的名牌,把你老婆、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亲儿子却像个小讨饭。我说句实在话,儿子总归是儿子,就算离了婚,那也是你亲儿子,总归要照顾的。

    杨根长也说:就是,我听建平女儿说,你儿子全校第一,多争气的小孩,我们这些人的小孩里,就你儿子成绩好。

    他全校第一啊?朱永平随口问了句。

    你这做爹的连他考全校第一都不知道?方建平冷笑起来,你那个书读不进的宝贝女儿,才小学两年级就考不及格了,这么没用,你还每天弄得像块宝,把这么聪明的儿子扔一边不管。我们这些人里随便哪个小孩有你儿子一半聪明,做梦都在笑了。

    其他朋友也纷纷数落起朱永平来。

    朱永平脸上挂不住,尴尬道:我过几天把他叫来,给他些钱。

    方建平道:不用过几天了,今天你老婆不是带你那宝贝女儿去动物园了吗?反正她们不在,你把你儿子叫过来玩玩好了,我也拜托他多教教我家丽娜,让她成绩提高点,过完暑假都初三了呢。

    杨根长道:就是的,你老婆不让你跟你儿子联系我们也知道,平时你老婆和你女儿在,也晓得你不方便见儿子,今天她们出去玩了,不是刚刚好?让你儿子教好建平他女儿,说不定教着教着,教出感情,建平将来就是你儿子老丈人了,建平那辆宾利就是你儿子开了,建平这么大的一爿厂,到时候就改姓朱了,你赚死了。

    大家哈哈大笑。朱永平经不住朋友的揶揄,脸有愧色地拿起手机,拨给了儿子。

    第8节

    爸爸,方叔叔,杨叔叔,叔叔,伯伯,好。朱朝阳走进他爸的办公室,依次有礼貌地跟每个人打招呼。

    杨根长笑道:瞧你儿子多懂事,这叫知书达理,不像我那狗屁儿子。

    朱永平略略得意地摸摸儿子的头,道,儿子,帮叔叔伯伯倒点水来。

    朱朝阳依言照做。

    方建平一边配着手里的牌,一边瞅向他:朝阳,我家丽娜这次考的只有班上的二十几名,这个成绩连二中都不一定进,你跟她同桌,平时要多教教她啊。

    朱朝阳点点头:嗯,我会的。

    那方叔叔先谢谢你啦。

    方叔叔您太客气了。

    几位老板都连连点头,觉得一个初中生如此彬彬有礼,实属难得。

    方建平继续道:你爸平时有没有给你钱?

    嗯有的。

    这次给了你多少?

    这次?朱朝阳不解地看着他爸。

    朱永平连忙解释::暑假不是刚开始吗,我还没给过,等下给你。

    方建平道:上次你爸什么时候给你钱的?

    朱朝阳低头道:过年的时候。

    给了多少。

    朱朝阳老实地回答:两千块。

    众朋友嘴里冒出一阵笑意。

    朱永平脸色发红,看着手里的牌,解释着:过年时我手里也不宽裕,给少了。

    方建平道:今天你爸赢了一万多了,等下你爸赢的钱都会给你的,对吧,永平?反正你老婆不在,赌桌上的钱她又不知道,我们也不会跟她说你赢了多少,你就说你输了好了。

    其他老板们也纷纷点头,说就该这样。

    朱永平只好道:那必须的,儿子,到老爸这里来,看老爸今天能赢多少。

    这局打完,轮到了杨根长坐庄,他正在洗牌,有两个人走进了办公室。前面一个女人三十出头,装扮艳丽,看上去很年轻,手上戴着翡翠链子,脖子上是镶宝石的白金链,挎着一个皮包,手指上勾着一把宝马的钥匙,她身后跟着个九岁的小女孩,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哎哟,累死了。女人把钥匙扔桌上,揉着手臂。

    你们这么早就回来啦?朱永平一见她们俩,慌忙站起身,挡在朱朝阳前面,脸上写满了尴尬。

    相机太老了,电池充电不行,拍几张就关机了,只能早早回来。这相机可以扔掉了,都四五年了,明天去重新买一个。她把一个数码相机扔到了桌子一角,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哦,那要不你们先回家,我们还要玩很久呢。

    女人对丈夫打牌本来不感兴趣,但感觉丈夫今天有点异样,仔细看了眼,马上注意到了他身后还坐着个小男孩,她一眼就认出了是他儿子朱朝阳,脸上瞬时浮过一抹冷笑,瞪了朱永平一眼。

    朱朝阳当然知道这女人就是勾引走他爸的人,那小女孩是这女人跟他爸生的,他抿抿嘴,侧过头,不知所措地坐在位子上,装作没看到她们母女。

    杨根长停下发牌,几个朋友都脸带笑意看着这一幕。

    小女孩也看见了朱朝阳,好奇地跑过来,指着问:爸爸,这位哥哥是谁呀?

    是朱永平脸色尴尬,犹豫了片刻,道,这是方叔叔的侄子,今天过来玩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