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5-6 被抛弃的孩子

第五章

    暑假到了,朱朝阳觉得终于可以和晦气说声再见了。

    这是一套才五十多平的九十年代的老商品房,两室一厅。地上依旧铺着当年很流行的塑料地毯,墙上刷着石灰,很多地方显得黑漆油亮,沾满了岁月的味道。

    右手边的房间里,头顶一个铁制大吊扇正呼啦、呼啦不紧不慢地转动着,朱朝阳上身赤裸,穿了条小短裤躺在地上的席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书大约才五六十页,印刷粗糙,封面有四个大字长高秘籍。

    这是他从某个杂志上看到的广告,给对方汇去了二十块钱,果然寄来了这本秘籍。

    秘籍写了各种长高的方法,他用笔一一圈出重点。此外,有一点引起他特别重视,想要长高就不能喝碳酸饮料,碳酸饮料会影响钙的吸收,看来以后可乐一口都不能喝了。

    正当他看得入迷,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他把秘籍合上塞进书架,起身打开铁门,外面还隔了扇老式铁栅栏的防盗门,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年纪与自己相仿,那个男孩的个子大约有一米六五,比他高一个头,女生比他还矮一些,两人的表情似乎显得很惊慌。

    他迟疑一下:你们找谁?

    朱朝阳,你果然还住在这里!男孩眼中放出光芒,激动地指着他自己,还认得出我吗?

    你?朱朝阳打量着他,没过几秒钟就脱口而出,丁浩!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投靠你的,别说了,快开门!

    门开后,丁浩领着后面的女孩快步走进屋,忙把门合上,急促问:有水吗?渴死了。

    朱朝阳给两人倒了水,丁浩咕咕就喝,女孩微微侧过头,喝得很细致。

    那个女孩脸上从头到尾都没流露过表情,像是冰块做成的。

    她是?朱朝阳指着女孩。

    普普,你叫她普普好了,她是我结拜妹妹。普普,这是我总跟你说的朱朝阳,我们小学时是最要好的哥们了,嗯四年级到现在,都五年没见面了。

    你好。普普面无表情地朝他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由于有女生在场,朱朝阳只穿条小短裤不合适,回去套了件短袖,领他们到自己房间坐,道:耗子,几年没见,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哈哈,高吗?我也不知道啊。丁浩有些难为情地挠挠头。

    唔刚才看你们很急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哎,一言难尽,丁浩甩甩手,做出个很老成的动作,有人要抓我们走,我们是从车上逃下来的。

    朱朝阳惊慌道:人贩子吗?要不要报警?

    不不,不是人贩子,人贩子哪有抓我们这么大的小孩的?而是丁浩欲言又止,呵呵笑了下,随后又吐了口气,真是一言难尽啊。

    朱朝阳更加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回来了?你这几年都在哪读书?四年级一开学,老师就说你们家搬去外地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当时你走得真匆忙,都没跟我打声招呼。现在搬回来了?

    丁浩表情变了下,看了眼普普,普普仿佛像根木头,根本不在乎他们的谈话,脸上毫无波澜。

    怎么了?朱朝阳愈发感到奇怪。

    丁浩吐了口气,低声问: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去外地了?

    你又没跟我说过,我怎么会知道?

    嗯那是因为我爸妈当时被抓了。

    什么意思?

    丁浩抿了抿嘴:我爸妈杀了人,被抓了,枪毙了。

    什么!朱朝阳睁大了眼睛,随即用警惕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咳嗽一声,道,我我们怎么都没听说?

    嗯大概老师想保密,不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有个同学是杀人犯的儿子吧。丁浩嘴角扬着一丝自嘲般的笑容。

    咳咳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啊,你爸妈杀人了,跟你又没关系的。唔你爸妈为什么杀人?他其实并不想知道,只想随便扯点什么,好尽快想办法打发这两人走。他一听到丁浩爸妈杀了人,立刻起了警惕心,杀人犯的小孩,他可从来没接触过,一别五年,昔日友情也淡了,突然跑到他家来,他一个人在家,可不好应付。

    丁浩脸微微胀红,低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听他们说,我妈曾出过轨,我爸很记恨,就要我妈替他找女人,然后然后我妈扮成孕妇,路上装晕倒,骗了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送回家,嗯然后被我爸强奸了,后来他们俩一起把人杀了,很快被抓到,最后枪毙了。

    这个样子朱朝阳听他简单的几句描述,又被吓了一跳,心中忐忑不安,更想早点把他们打发走,过了好久,才问,那这几年你去哪了?

    北京的一家孤儿院,像我这样的杀人犯小孩,家里亲戚都不要养,只能送去孤儿院。普普也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第一监护人没了,第二监护人不愿养,就被送到那家孤儿院了。

    普普抬头看了朱朝阳一眼,又把头转开。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

    两个都是杀人犯小孩!朱朝阳再一次被震住。他真后悔刚刚开门,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该躲在房间里,装作屋里没人。现在他们来找自己干嘛?

    隔了好久,朱朝阳咳嗽一声打破沉默,道:对了,你们在北京,怎么会回这里了?

    丁浩表情有些古怪,撇撇嘴:逃出来的呗,反正我们都不想待了,花了好几个月,才从北京一路找回了浙江。普普是江苏的,她不想回老家,我其他地方也不知道,只能回这里了。我不敢找亲人,他们知道我们逃出来,肯定要找警察把我们送回去的。本来我们想在宁市待几天,再去想以后去哪着落,刚今天真不走运,我们在路边说到这里,他突然闭了嘴,不说了。

    在路边干什么?

    丁浩犹豫了片刻,哈哈一笑:我们身上钱不多了,只能在路边讨饭咯。

    什么!朱朝阳根本无法想象,昔日小学最要好的同学,现在竟会沦落到路边乞讨的境地。

    我知道我说了你会看不起我的,不过我也没办法。他低下头。

    不不,我没有半点看不起你的意思。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