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4 陷阱

初二4班的教室里,第一排最右侧的课桌上,刻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夜自修第一节下课,朱朝阳正伏在桌子上,专心致志地做着数学参考书上的习题,为明天的期末考做准备。

    此时的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在接下去几个月中,他将成为宁市一系列特大案件中的重要角色。

    其实他的数学已经足够好了,几乎都考满分,不过他从心底特别喜欢数学,解难题不是单纯为了考试,而是一种愉悦感,所以他把考前的最后复习时间依然给了数学。

    至于其他几门课,理、化、生,他有九成把握拿满分,语文、英语、政治三门,拉不开分差,对于明后两天的考试,他早已成竹在胸。

    突然,一双手啪一下搭在他的桌子上,把朱朝阳从习题中惊起,吓了一大跳。抬眼看去,一个单眼皮的短发女生正冷冷瞪着他。

    朱朝阳没好气地瞥她一眼:叶驰敏,你吃了什么药!

    陆老师找你。对方眼睛里带着挑衅的神色,冷冰冰地抛出这句话。

    朱朝阳站起身,以同样的眼神盯着她,不过很快放弃了,因为他是全班最矮的男生,叶驰敏这女生也比他高,他回瞪对方需要微微向上仰视,那样很掉面子。

    朱朝阳不屑地哼了声,还趁着肠道有蠕动朝她偷偷放了个屁,过了几秒钟,他夸张地捂住鼻子叫起来:叶驰敏,你放臭屁都不提前说一声的?

    叶驰敏眉毛拧了下,憋出两个字:白痴!

    朱朝阳哈哈一笑,又做鬼脸嘲讽叶驰敏几下,随后挺直身板,大摇大摆地朝办公室走去。可一进办公室他就萎了。

    班主任陆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高而精瘦,不拘言笑,几乎所有学生都怕她。

    朱朝阳也不例外,尽管他成绩好,不过他英语是相对较差的一门,陆老师教的正是英语。更重要的是,陆老师此刻脸上写满了更年期综合症的愤懑状。

    朱朝阳一看她表情,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刚刚面对叶驰敏的表情荡然无存,本能地缩起脖子,像只乌龟,忐忑地问:陆老师,你找我?

    陆老师耷着嘴,仍旧改着手里的作业,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朱朝阳双手搓揉着裤子,开始紧张不安,寻思了一遍,自己最近没惹任何事,老陆这是怎么了?吃撑了?离婚了?

    过了几分钟,陆老师把手里一叠本子总是改完,这才抬起头,瞥了他一眼,语气毫无波澜:你为什么要把叶驰敏的数码相机镜头敲破?

    叶驰敏是学校广播站的小记者,所以经常会带相机到学校。

    朱朝阳皱起眉,困惑地问:什么什么相机镜头?

    她相机镜头是不是你故意敲破的?

    朱朝阳一头雾水,道:我什么时候碰过她相机了?我从没碰过呀!

    你还不承认吗?

    我我没有啊。朱朝阳特别夸大地扭曲面孔,表现自己的无辜。

    还说没有!陆老师脸色一变,叶驰敏看着你从她桌上拿了相机,往墙上敲,她抢回相机,镜头已经裂了。

    不可能,怎么会啊,我干嘛去碰她相机啊,我从来没碰过啊。朱朝阳只感觉这场对话来得完全莫名其妙,为何突然冒出个相机镜头?

    陆老师很讨厌地看着他:你不要赖了,叶驰敏说了,这件事不要你赔,她都这么大肚,你却还要撒谎!

    我我朱朝阳平白无故被冤枉,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事,他一天都在做习题,从来都不曾碰过叶驰敏的什么鸟相机,这算怎么回事?

    陆老师看了他几眼,脸色又逐渐转和缓:你先回去自修,明后天考试,这件事先到此为止,以后你不要去碰其他同学的东西了。

    朱朝阳还想为自己争辩,心中一想又放弃了,莫名其妙出了这种事,他完全摸不着头脑,跟老陆争辩有什么屁用?只能先回去问候叶驰敏这臭婆娘了。

    第四章

    夜自修上课铃已经响过,朱朝阳回到教室,目光狠狠瞪了叶驰敏一眼,她嘴角浮现一抹轻蔑的笑容,又低下头看书。

    朱朝阳无奈坐回第一桌的位子上,同桌女生见他回来,偷偷用笔戳了下他手肘,他刚转过头去,女生连忙压低声音道:不要转过来让她们看到,我告诉你一件事。

    朱朝阳低头对着参考书,小声问:什么事?

    女生身体保持不动,对着自己的书本,偷偷说话:你是不是被老陆叫去,问你叶驰敏相机的事?

    是啊。

    嗯,你被她们冤枉了。

    啊?

    晚上我吃完饭的时候回到教室,看到叶驰敏和班长在摆弄相机,说是摔地上,镜头磕裂了。后来我听说她们准备告诉老陆,冤枉是你弄破的。

    这都行?朱朝阳吃惊地瞪大眼,我就知道,这是她们故意设计陷害的!我全天都在做习题,哪碰过她的鬼相机!她说我把相机往墙上碰,往墙上碰一下怎么可能就把镜头敲破?这禽兽!我下课就找老陆澄清去!

    女生急忙道:求你,别,我是偷偷告诉你的,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跟你说的,要不然,我就成女生公敌了。

    朱朝阳皱着眉,一脸纠结的样子,最后,还是无奈地说了句:嗯。

    你知道就行了,绝对不能说出去!

    我不会说的。

    嗯,她们这次这样冤枉你,有点过分了。

    她们为什么要冤枉我?

    女生道: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叶驰敏怕她摔坏了相机,被她爸骂。她爸是派出所的指导员,以前当过兵,把她管得很严,她稍微犯点错就会打她。她说同学敲破的,她爸就不会怪她了,而且她爸一个警察总不好意思来学校要同学赔个镜头吧。

    可恶!朱朝阳握着拳,道,居然为这个理由嫁祸给我!哼,她都这么大了,她爸还会打她?

    她爸当过兵的嘛,说把她管教得比男孩子还凶,上次我见到她耳朵根红红的,她说是被她爸打的。

    朱朝阳幸灾乐祸地撇嘴:难怪,她爸把她当男孩养了,难怪把她头发剃这么短,跟个男人变态尼姑婆一样,每天瞪着双死鱼眼,估计是被她爸打成这样的吧!

    同桌女生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咯咯一声笑了出来,正在这时,两人陡然发觉,不知什么时候陆老师已经从后门如鬼魅般走了进来,立在他们身旁,冷声质问:聊得很开心啊!

    女生吐了下舌头,忙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朱朝阳尴尬地坐着,过了几秒,鼓足勇气道:是我说笑话害方丽娜笑的。

    明天就考试了,还有这么多心思!

    朱朝阳觉得老陆的肺部一定装了个冰箱,因为他隐约可见她鼻子喷出一股冷气。

    熬到了下课,朱朝阳去上厕所,到了厕所门前的洗手池边,看到叶驰敏正在洗茶杯,他拍了一下台盆,怒道:你干嘛要冤枉我?

    叶驰敏打量了他一会儿,冷笑了一下,没搭理,继续低下头洗茶杯。

    死贱人!朱朝阳骂了一句,正想往厕所里走。

    突然,叶驰敏哇一声哭了出来,朱朝阳吃惊地望着她,心中不解,我就骂了她一句,她就哭了?有这么脆弱吗?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紧接着,叶驰敏拿起茶杯,把里面装着的整整一杯水,倒在了她自己头上,随后转身跑走了。

    朱朝阳皱了皱眉,不知什么情况,忐忑地上完厕所,走向教室。刚经过办公室门口,就瞥到叶驰敏正在办公室里对着陆老师哭,旁边还有两个老师在劝慰着。

    就在这时,陆老师看到了他,立刻站起身,厉声叫道:朱朝阳,你给我进来!

    朱朝阳浑身一激灵,看着陆老师怒气冲冲的眼神,只好惊惧不安地走进办公室。

    你把整杯水泼到叶驰敏头上,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的!

    什么!朱朝阳瞪大了眼睛,我我没有啊,明明她自己泼的啊!

    这一刻,朱朝阳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可现在任他怎么辩驳,都显得徒劳了。叶驰敏哭得那么伤心,头上全湿了,而且刚刚告过他的状。所有老师,理所当然相信,朱朝阳记恨叶驰敏告状,于是拿水泼了她。

    明天把你妈妈叫来!

    朱朝阳脸上抽搐了一下:我真不是我泼的,她自己弄湿的,我我明天还要考试。

    还要赖!你这样不用考试了。陆老师的态度非常决绝。

    我我真没有泼她水,真的是她自己弄的。他嘴角都在颤抖了。

    你还要赖是不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成绩好不代表品德好,明天一定要把你妈妈叫来,不然你不用来学校了。

    朱朝阳指甲深深钉进了肉里,腮帮在颤抖着,从没有一天如这般糟糕。

    上课铃响后,陆老师让叶驰敏回去自修,又柔声细语地安慰她几句,让她保持好心态,不要影响明天的考试。

    等叶驰敏走后,陆老师重新对向了朱朝阳,看了他一眼,随后缓和了一下语气:嗯你妈跟我说过你家里的情况,你爸妈离婚后,你爸不太管你,你妈在风景区上班,平时也都不在家。你妈说你平时都一个人在家,让我们做老师的好好管教。但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没有,我真的没有。朱朝阳带着哭腔了。

    你竟然还要赖!陆老师眉头一瞪,冷冷望着他,你前几天还打了叶驰敏

    没有,那次也是她冤枉我的。

    陆老师深吸一口气,似乎对面前这个学生彻底放弃了希望:你这个样子下去肯定不行,你明天把你妈叫学校来,我要跟她谈一下。

    我我妈明天上班。

    请假也要来。今天晚上你夜自修不用继续上了,早点回去跟你妈打电话,让她明天来学校,不来的话,你明天也不用来考试了。

    朱朝阳抿着嘴,伫立不动。

    去,现在就回去!陆老师拉着他的手臂,要把他带出办公室。

    快拖到门口时,朱朝阳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陆老师,让我明天考试完吧,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欺负女生的,我真的错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两位老师,平时都挺喜欢朱朝阳,此时也一起来劝:陆老师,算了吧,他认错了,让他写保证书,考试还是要让他考的。

    陆老师深深吸了口气,最后,在两位任课老师共同劝说下,又看在朱朝阳痛哭认错的态度上,让他在办公室写好了保证书,才放他回教室。

    回去后,他一直低着头,同桌女生偷偷问发生了什么事,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一直到了夜自修结束,他疲倦地收拾书包回家,刚走出教室,恰好又遇到叶驰敏,叶驰敏冷笑地说了句:谁让你总考那么好,害我总被我爸骂,我就是让你难受,影响你心情,让你明天考试发挥差!

    朱朝阳心中一惊,这才明白叶驰敏今晚连番在老师面前演戏冤枉他的动机,竟然是妒忌他考试的分数,这般设计陷害他!

    他抬起愤怒的眼睛看了她一眼,随即视线又低垂下去,什么话也没说,默默背着书包,走了。

    他真盼望着这个学期快点过去。

分享到:
赞(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