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2 “意外”的谋杀

结婚第四年,徐静有了外遇,又向张东升提出离婚。

    作为上门女婿入赘的张东升,婚前有过财产公证,一旦离婚,他几乎净身出户。左思右想之后,他决定做几件事改变这个结局。

    筹划了近一年后,他假意带岳父母旅游,在市郊的风景山上,突然将两人推下山崖摔死。这本是他精心设计的完美犯罪开场白,谁知,这一幕却被三个在远处玩耍的小孩,无意中用相机的摄像功能拍了下来。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小孩,一点都不善良。

    第一章

    从这里望上去,六七米宽的石阶一路通向山顶。道路的外侧,是一排厚重城墙,据说是南明小朝廷造的,原本很高,经历数百年风雨洗礼,大都损毁,前些年开发公司重新修葺后,只到人腰部的高度,成了游客登山的扶手。

    这一片都叫三名山,是宁市最出名的山,古时作为军事要塞,现今则是三名山风景区。

    今天是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三,既非节假日,又是旅游淡季,风景区里的游客屈指可数。张东升专门挑了今天带岳父母上山游玩。

    “爸,妈,我们到山腰平台那儿休息一下吧。”张东升背着一个登山包,脖子上挂着相机,耐心地照顾着身后的岳父母,在任何人眼里,他都是一个标准的好女婿。

    很快,他们到了山腰处一块五六个篮球场面积的大平台上,三人站在平台外侧的一块树荫下,眺望远处空阔的风景。

    岳母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显得对今天的出游很满意:“我早就想来三名山了,上次我听别人说,这里节假日人很多,五一、国庆挤都挤不过来,幸好东升当老师,有暑假,来玩不用凑节假日,瞧今天这里都没人!”

    张东升跟着向西周张望一圈,今天是工作日,没几个游客,整个平台上只站着他们三个人,平台后面有几间卖纪念品的店铺,零星几个游客在那儿吃东西、乘凉,隔他们三十多米开外的地方有个小凉亭,此刻里面有三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孩在自顾玩耍。

    没人注意到他们。

    是个好时机!

    “爸,妈,喝点水。”张东升把包放地上,拿出两个水壶,递给两人,随后道,“爸,这里风景不错,你和妈站一起合个影吧。”

    这对老夫妻听了女婿的建议,顺从地站到了一起,摆出经典的剪刀手。

    张东升拿相机比照一下,放下相机,指着前面说:“你们后面有排城墙,挡了空间,要不你们坐城墙上,我换个角度,把后面天空的背景拍进去,这样照片效果更好。”

    老头略嫌麻烦道:“随便拍下就行了,我是不喜欢拍照的。”嘴上虽这么说,他也不好违拗女婿的一片热情,又看着老伴兴致冲冲的模样,他还是依言走到了身后几米处的城墙那儿。

    城墙不到人腰部的高度,非常宽厚,游人多喜欢坐上去拍照,老头双手一擎就坐了上去,老伴也跟着坐上,搭着他胳膊。

    张东升朝两人笑了笑,拿出相机比划了几下,又放下,朝他们走过去,笑道:“爸妈,你们动作再靠紧点,更亲密些。”

    老头忸怩地敷衍:“随便拍下就好了。”

    老伴则笑嘻嘻地按着女婿的话,将老头的手臂挽得更紧了些。

    张东升最后时刻再次扫视了周围一圈,平台上没有其他人,远处零星的几个游客也没在看他们,三十多米外凉亭里的三个小孩也是自顾玩耍的模样。

    筹划了近一年,就是现在了!

    他一边笑着说话,伸手帮他们调整姿势,突然间,他双手猛然各抓起两人的左脚和右脚,用足力气猝然向上一抬,一拨,一推,瞬时,老头和老伴就像两具木偶,翻出了墙外,伴随而来的是两人长长的“啊”的惊叫,随后叫声成了远处的回音。

    跟着,张东升愣了一两秒,忙趴到城墙外向下张望,嘴里迟钝地大吼着:“爸!妈!爸!妈!”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

    必死无疑的高度。

    他连忙转头朝平台远处的风景区商店跑去,此时,远处的人们听到动静也跑了过来,急着问出了什么事。

    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惨声呼救:“快救人!快救人啊!我爸妈掉下去了!”

    此刻谁也想不到,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张东升心头浮现一抹冷笑,为了今天这一秒钟的动作,他筹划了近一年。

    这才是完美犯罪,任何稀奇古怪的杀人手法在这样的“意外事故”面前都逊色多了。

    每年成千上万的意外事故中,也许有些也不是意外,而是谋杀,只不过人们永远都无法知道真相了。

    浙江大学已经放了暑假,上个星期还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校园,此时颇显几分冷清。

    上午,数学系博导严良参加完一个学术会议,回到办公室已是中午,他叫出帮他批考卷的一男一女两个博士生,带他们去吃饭。

    出了校门后,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机,刚才学术会上关机了,此刻看看是否有讯息。

    刚打开手机,就连响了数下,他举起手机,背对着正午的阳光,眯眼看去,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徐静打的,末了还有条徐静的短信:“严叔叔,如果您看到信息,请尽快回我电话。”

    严良皱了皱眉,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短信看着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徐静的爸爸是严良的表哥,曾是宁市烟草局的一个主任,如今已退休。徐静是他的表侄女。

    这份关系原本不算亲切,不过徐静当初大学考进了浙大,严良作为叔叔,平日多有照顾,两家走得很近。此外,徐静的老公张东升是严良的学生,而且是得意门生,当初正是徐静找他时,认识了张东升,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并在毕业不久就结了婚。

    可以说,严良不光是徐静的表叔,更是婚姻的媒人。

    每次想起张东升,严良总会忍不住叹息。

    严良教过很多本科生,张东升是少数几个让他记住的。

    张东升在数理逻辑方面很有天赋,严良很看好他。

    毕业前,张东升有直博的资格,严良也很愿意带他,可他出人意料地放弃直博机会,去找工作。

    严良多次找他谈,建议他进修深造。

    可张东升却透露,他出身农村,家庭条件差,这几年都是贷款读书,他想早点赚钱减轻负担,并且他和徐静准备很快结婚了,不方便继续读书。

    后来没多久,徐静回到宁市,托家里关系去了烟草公司上班,而张东升在宁市找了份高中数学老师的工作。

    思绪回到手机上的短信,严良正准备给徐静回拨过去,旁边男博士生突然叫了起来:“啊呀,那边一个老人摔倒了!”

    严良停下回拨电话,赶紧跟着跑过去。

    路口转弯处的人行道上,躺着一个老太婆,手上和膝盖上都有血,双手勾着脚脖子,嘴里“哎哟哎哟”叫唤着。

    严良不假思索,正要去扶,身旁男学生连忙拉住他:“严老师,等一下!”

    “等什么?”

    男学生警惕地在他耳边嘀咕:“现在老人假摔讹人的很多,新闻里都报了很多起了,您要是上去一扶,老太起来就说是您把她撞伤的,要您赔钱,到时说都说不清了。”

    女学生也道:“对啊,严老师,扶老人这种事还是不要掺和了。”

    老太婆听到他们的话,睁了一只眼朝他们看去,随后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帮忙……帮忙扶我起来,我是自己摔的。”

    男学生不为所动,依旧拉住严良。严良蹙着眉,犹豫不决。毕竟,这种新闻他也听了很多。

    这时,一个骑电瓶车的中年粗汉从旁经过,一见此情景,立马放下车,跑过来正要扶起老太,却又停住,回过头瞪着三人道:“你们把人撞成这样了,怎么还站着啊!快扶起来送医院呐!”

    顿时,男女学生本能退后一步,离地上的老太婆远点,异口同声地争辩:“不是我们碰的,我们刚走过就这样了!”

    中年粗汉皱了皱眉,语气缓和了一些:“不是你们撞的,那你们也该扶起来送医院呐!”

    男学生立马反问一句:“大叔,你怎么不扶?”

    “我?”中年粗汉愣一下,又扬眉,理直气壮地说,“我还要去工地干活,我要空的话,早去帮了!”他瞧着严良胸口挂的工作牌,啧啧嘴:“你们是浙大的老师吗?”

    “我是老师,他们是我学生。”

    粗汉连声叹气:“连浙大的老师和学生都不敢做好事了,哎哎,现在人都怎么了,做个好事有这么难吗?还自称高级知识分子呐。”

    严良心中叫嚷着,我什么时候自称“高级知识分子”了?

    可听粗汉这么说,严良也脸有愧色,瞪了学生一眼,斥责他们:“你们别把人都想那么坏!”

    他马上又要去扶,男生小声提醒:“严老师,您仔细瞧瞧,老太太膝盖流血,怎么挽着脚脖子?”

    说话间,老太婆口中依然兀自“哎哟”叫唤着,手却悄悄往上挪了挪,放在了膝盖处。

    严良皱起眉,老太婆这个不自然的动作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心中也不由泛起了疑惑。

    粗汉又叹口气:“我还有事,没时间送老人家去医院。这样吧,老师,你要做好事不放心的话,我给你当证人,我给你手机录像,证明老太太摔倒跟你们没关系。”他从严良手里接过手机,凑到面前,点着屏幕,道,“老师,这样录像可以吧,你瞧,这样拍进去明明白白证明是她自己摔倒的,不关你们的事。”

    严良思索了一秒,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有人证,有录像物证,那就妥当了,这才和两个学生一起扶老太婆起身。

    “谢谢,实在谢谢你们啊!你们都是好人啊!”老太婆紧紧抓着严良手,颤颤巍巍走了几步。

    严良温和地笑了下:“您没事吧,要不我们叫辆车送您去医院?”

    可老太婆一听去医院,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能走了,不用麻烦了,谢谢,谢谢你们啊。”

    说着,快速挣脱了他们的搀扶,一个人往前走,走了几步,越走越快,竟直接跑了起来。

    男学生瞪着老太快速远去的背影,脸上表情逐渐从惊讶转为愤怒:“我就说,这老家伙肯定是骗子,瞧,简直健步如飞。要不是看我们人多,今天她肯定得向严老师讹上几百块,现在讹人失败,听到送医院,赶紧逃了!这老骗子啊!”

    女学生连连点头附和。

    严良皱眉站在原地,挠了挠头,心头有个奇怪的感觉,不解道:“可我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他顶住额头,下一秒,他顿时大叫,“不对!我手机呢?我手机呢!”

    回头张望,那位帮忙手机录像的中年粗汉鬼影都不见了,而那个老太婆,远远瞧见骑上一辆电瓶车,溜得飞起。

    他这才明白过来,粗汉和老太婆是一伙儿的。如果他们一开始直接去扶人,粗汉和老太婆一定讹诈是他们撞了人,要赔钱;他们不敢轻易去扶,就会被偷走手机。

    好一个连环计!防不胜防!

    于是,徐静的电话也没法回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